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白月光訂婚之後 > 第42節

白月光訂婚之後第42節

林音轉頭到處看了看,沒看見謝呈的影子。

她找了找,最後在別墅後麵看見了謝呈依靠在牆邊的背影,他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指尖的煙頭忽明忽暗,視線看著遠處的山林,不知道在想什麽。

林音走上前,輕輕喊了聲:“謝呈。”

謝呈轉過身,看了看林音,摁滅手邊的煙頭,扔在地上碾滅,開口時聲音透著一股厚重的沙啞:“你怎麽來了?”

林音走過去,借著路燈的燈光,抬眸看著謝呈:“來看看你,不歡迎?”

“沒,”房子裏傳來不知道誰的哭聲,謝呈有點嫌惡地皺了下眉,旋即臉色恢複正常,垂眸看著林音,“這裏烏煙瘴氣,你不該來。”

“山裏冷,去室內。”謝呈拉起林音的手腕,帶著她往別墅裏麵走。

迎麵就撞上了到處在找林音的林琛:“音音,過來。”

林音隻好回到林琛身邊:“大哥,你先回去吧,我一會再走。”

林琛一臉戒備地看了謝呈一眼,對林音說道:“跟我回家。”說完拉著她往門外走。

林音掙紮了幾下:“大哥,你鬆開我。”

林琛停下來,指了一下燃著燭火的靈堂,小聲道:“看見那個骨灰盒沒,裏麵連骨灰都沒有,你知道是為什麽嗎?”

林音:“人都去了好幾天了舊時光整理,歡迎加入我們,曆史小說上萬部免費看。,還沒火化嗎?”

林琛把林音帶到一旁:“謝家的一個保姆報案,說謝雲開是被謝呈害死的,還拿出了謝呈毆打、虐待親生父親的證據,謝雲開的屍體現在就在公安局的法醫室躺著,驗屍調查。”

林音搖了下頭:“不可能,謝呈不是那樣的人。他要是真有問題,警察肯定早就把他抓走了。”

林音的話音剛落,一輛警車就開了過來,四名警察下車,找到謝呈,出示了證件和搜查令:“謝先生,麻煩您配合一下調查。”

謝呈看了林音一眼,又看了看林琛,沉聲道:“把她帶走。”

說完帶著前來搜證的警察進了客廳大門。

--------------------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大家,鞠躬感謝!

第37章

謝雲開的葬禮上混進了記者, 謝呈和謝雲開的事很快被報道了出來。

葬禮那天晚上,搜證的警察在謝呈家的地下室裏發現了一個秘密的小房間,記者偷偷把照片拍下來發布了。

這組照片像海嘯一般引起了軒然大波, 一時間宛城的大街小巷全在議論這件事。

林音看著手機屏幕, 點開那張照片。

照片拍到的是一個小房間,不足十平米, 黑壓壓的,天花板上吊著一盞十分刺眼的白熾燈, 房間沒有窗戶, 給人的感覺很壓抑, 心口像是被什麽東西堵住了一樣,喘不上氣。

房間靠牆的地方放著一張單人床,床是鐵做的, 已經生鏽了。上麵鋪著一條已經分不出顏色的床單, 枕頭被用刀子從中間劃開, 露出裏麵黃色的海綿。

林音忍住不適,繼續看下去, 更令人感到觸目驚心的是牆上掛著的一排工具,有鞭子、手腕粗的棍子、一條帶鎖的鐵鏈子等, 地上散落著一個被砸得四分五裂的椅子、破碎的玻璃酒瓶。

角落裏有一片凝固發黑的血跡,看上去已經有點年頭了。

人要是待在這個地方,不被打死也得瘋掉。

林音緩了好一會才繼續打開評論區。

“謝氏集團的那個大魔頭謝總嗎,真沒想到他竟然是那種毆打、虐待老人的人,太不是東西了!”

“這些有錢人, 表麵上一表人才的, 內裏早就爛透了。得是什麽樣的變態才會做出這種事。”

“這個房間沒有窗戶,一看就是地下室, 這樣的話他就算是把他爸爸打死,周圍的鄰居都不會聽見求救聲,太可怕了,這不是人,這是魔鬼。”

“你們是不是結論下得太早了,幾張記者偷拍的圖片罷了,警方都還沒發通告呢。”

“樓上別被謝呈的顏值迷惑了,這事八成是真的。我有個表姐在榮宛醫院當護士,親眼看見謝呈対謝雲開出言不遜、惡語相向,你們知道謝雲開是怎麽死的嗎,突發心梗,活活被氣死的。”

“陰謀論一下,當年謝呈把謝雲開從集團擠走,謝雲開生病住院,是不是就是謝呈搞的鬼啊,聽說是肌肉萎縮,這種很容易下毒吧。”

“太可怕了,這是無法想象的陰險和惡毒。”

“有人看到謝呈定期去看心理醫生,這肯定是心理有問題,心理變態。”

“大家快去看,那個記者發了張新照片,是在謝雲開的葬禮上拍到的謝呈。”

“好變態,他居然笑了,什麽人會在自己親生父親的葬禮上笑,魔鬼!”

“警方沒發通告,這些都是你們的猜測,無稽之談。”

“樓上眼睛是不是瞎,這麽多照片,血淋淋的鐵證,沒看見?居然還有人共情弑父的暴力犯。”

林音氣得手都在發抖,不斷切換賬號在下麵評論,替謝呈說話。可惜她說得越多,受到的攻擊越多。

林音把手機扔在床頭,去洗手間洗了把臉,打算去公安局看看謝呈,看看現在到底是什麽情況。

她不相信謝呈是那種十惡不赦的壞人。

林音換了身衣服準備出門,發現客廳的大門被從外麵鎖上了,無論她怎麽開都打不開。

林琛和林瑜都不在,隻有劉嬸在家。

劉嬸告訴林音,是林琛親手鎖的門,臉色挺難看的,八成是不會給她開門了。

林音給林琛打電話,林琛果然沒接。

她又給王助理打電話,王助理說謝呈還在公安局接受調查:“謝總讓我轉告您,調查結果很快就會出來,請您不要擔心。”

林音:“他知道那些照片被泄露到網上了嗎?”

王助理:“謝總一直在接受調查,還沒時間看手機,暫時不知道。”

掛了電話,林音在房子各處翻了翻,試圖把客廳的鑰匙找出來,可惜一無所獲。

一直到晚上,林音聽見客廳大門被打開的聲音,趕忙下樓:“大哥!”

林琛脫掉身上的羊毛大衣,看了林音一眼:“慢點,別摔倒了。”

林音走到林琛麵前,質問他:“你為什麽要把我關起來!”

“我這是在保護你,”林琛說道,“網上那些照片你應該已經看過了吧,我早說過,謝呈這個人有問題,你覺得我能放心讓你去找他嗎。”

林音大聲說道:“我不信,除非警方發通告。”

林琛拿出手機,點開在娛樂.城附近的小巷裏謝呈毆打歹徒的監控錄像,遞到林音眼前:“你冷靜冷靜。”

林音:“不一樣,他這是為了救人。”

“救人沒必要把人打到半死,”林琛盯著林音,“你是不是喜歡上他了?”

林音沒說話,這個問題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隻知道在她人生最困難的時候是他陪著她幫助她,她希望在他遇難的時候她也能在他身邊。

林琛把林音帶回她的房間:“謝呈的事調查結果出來之前你不許出去。”

“還有,不許再跟謝呈來往,你以後遲早都要嫁人的,不能跟他不清不楚地牽扯在一起。”

“今天晚上你在房間裏冷靜冷靜,歌舞團那邊我給你請幾天假,明天早上你二哥會帶你去馬爾代夫,機票已經訂好了,你收拾下行李。”

說完關上了房間門。

林音並沒有乖乖去收拾行李,她打開衣櫃,從裏麵的抽屜裏將她跟謝呈的結婚證拿了出來。

她站在窗邊,看見林瑜的車開回了家。

不多一會她房間的門就被敲響了,林音走過去開門,看見林瑜站在房間門口,手上端著一個白色的托盤,上麵用小碗裝著她愛吃的幾樣菜。

林音看了一眼:“不想吃,沒胃口。”

林瑜端著托盤進來,把飯一樣樣擺放在桌上,遞給林音一雙筷子:“我不是來跟你吵架的,先吃飯。”

林音眼睛一亮:“二哥你也相信謝呈是個好人!”

林瑜:“不,本人從來不覺得謝呈是個好人,一直認為他是個賤人來著。”

林音放下筷子,低聲道:“那你來跟我說什麽。”

林瑜又把筷子塞回到林音手上,哄她吃飯:“我還沒說完。”

“我以前跟你說過吧,他總跟外麵的小混混打架,身上常年帶著傷,”林瑜一邊讓林音吃飯,一邊繼續說道,“我一開始也看不上他,覺得他裝逼,後來發現他打的那些人都是壞人,那些小混混經常欺負我們學校的學生,收保護費。”

“他從來不會欺負好學生和無辜的人,所以我覺得,他不應該是那種會毆打、虐待自己親生父親的人。”

林音上了一天的網,那些人全都在罵謝呈,連大哥都不相信謝呈是無辜的,突然遇到一個跟她一樣願意相信謝呈的人,她高興得多吃了幾口飯:“謝謝二哥。”

林瑜皺眉看著林音:“哎,你怎麽回事,什麽叫謝謝二哥,你到底是跟二哥近還是跟謝呈近,到底誰是外人?”

林音彎了彎眼角:“當然是跟二哥近,謝呈是外人。”

林音吃好飯放下筷子:“大哥說你明天會帶我去馬爾代夫?”

林瑜點了下頭:“対,我把我的年假全用上了,好不容易請出來的假。帶你出去好好玩玩,沒準能在國外偶遇大帥哥呢。”

林音抿了下嘴唇:“我不想去。”

林瑜抬起手揉了下林音的頭發:“就算謝呈是無辜的,你呆在宛城也沒什麽用,調查的事不是有警察嗎,去馬爾代夫散散心,一回來事情就真相大白了,多好。”

林音的聲音低了下去:“那些流出來的小黑屋的照片不是假的,謝呈是無辜的,他沒那樣対待過他的父親,那又是誰被關在屋子裏承受暴力的毆打呢。”

林瑜聽完,好一會沒說話,片刻後起身:“別想太多,等警察的調查結果。”

林瑜把吃好的碗筷放回托盤,走到臥室門口,回頭說道:“明天早上七點出門去馬爾代夫,別忘了。”

林瑜一走,林音就給溫倩打了個電話,把自己的計劃告訴了她:“我觀察過,從我房間的窗戶可以踩著屋簷和圍牆跳出去。”

溫倩:“你真要從家裏逃出來嗎,你大哥二哥不得擔心死。”

林音把結婚證放在書桌顯眼的位置,一邊握著手機說道:“我不打算瞞著他們了,我是說我跟謝呈領證的事。”

林琛這麽聰明,一看見結婚證上的日期就能推斷出來,是謝呈幫他們家的公司解決了危機。

林琛就算再氣她擅作主張跟人結婚,也會出手幫謝呈的,他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

溫倩擔心道:“你就不怕你大哥生氣?”

林音:“不管了,眼下先解決謝呈的困境吧。”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白月光訂婚之後。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60552-0-42.html

類似《白月光訂婚之後》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