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白月光訂婚之後 > 第44節

白月光訂婚之後第44節

他聽完,覺得好笑:“這也值得你哭得跟天塌了一樣?”

她傾訴完,心裏好受很多,看了看他腳邊的藥店袋子,走過去,蹲在他麵前:“我幫你包紮吧。”

他沒動,卻也沒拒絕,她撩開他的袖子,看見他皮膚上被打出來的血淋淋的一片,拿起酒精棉,小心翼翼地幫他擦掉血痕、包紮好。

對他說:“學生就應該好好學習,為什麽總跟別人打架呢。”

他煩躁地抽回手:“關你屁事。”

她像是沒看見他的不耐煩,語氣溫柔地叮囑他注意事項:“受了傷就不能沾水了,這幾天先別洗澡,也別吃重口味的食物,聽見沒?”

他沒吭聲,她起身,回到對麵的牆邊坐好,抱著膝蓋看著他,聲音委屈地說道:“我好心幫你包紮,跟你說話,你怎麽不理人呢。”

他這才從嗓子眼裏擠出來一聲:“知道了。”

一陣風從陽台吹進來,林音關上窗戶,回到開著空調的客廳,接過溫倩遞給她的一杯溫牛奶,坐在沙發上。

她終於明白了他。

他跟貝貝是一樣的人,終日生活在陰冷黑暗的環境中,有一天,看見了一縷陽光,就以為陽光隻照耀他一個人。

所以他以為她對他一見鍾情,並對此深信不疑。

溫倩晃了一下林音的胳膊:“在想什麽呢,這麽入神?”

溫倩手忙腳亂地給林音遞紙巾:“哎,你怎麽哭了,警方不是說了嗎,謝呈是被冤枉的,他沒問題,今天就會被放出來,別擔心。”

林音抬手擦掉眼淚,她不是擔心,她隻是突然很心疼。

--------------------

作者有話要說:

摸摸謝哥。

第39章

謝呈從公安局出來, 在門口站了好一會,似乎不知道自己該去哪。

王助理站在一旁:“東湖那邊是林小姐在住,她的朋友陪著她。林小姐很擔心您, 您要去看看嗎?”

暗藍色的夜空, 幾顆星星圍在月亮旁邊,謝呈點了下頭, 準備上車去找林音。

這時,一輛黑色的卡宴開了過來, 顧逾明從車裏下來, 叫住謝呈的名字:“談談?”

“砰”的一聲, 謝呈把打開的車門重新合上,神色陰鷙地挑了下唇:“我還沒去找你,你倒自己送上門來了。”

顧逾明看了一眼公安局大門口, 用下巴指了指遠處:“去那邊談吧。”

很快兩人就到了遠處的小巷。

謝呈掰了掰自己的手指, 抬了下眸:“你幹的?”

顧逾明沒承認也沒否認, 基本上等於默認。

半個月前,他買通了謝家的保姆, 得知謝家有那麽一個令人觸目驚心的秘密小黑屋,加上謝呈在醫院對謝雲開的態度, 他以為毆打、虐待他人的是謝呈。

他本想借此把謝呈送進監獄。謝氏集團能發展到如今的規模,全仰仗著謝呈,謝呈一倒,集團受到波及,他在背後操縱一番, 聯合謝呈的對家, 一舉把謝氏集團擊垮。

隻要謝呈倒了,他一定能把林音重新追回來。加上他掰倒了謝家, 家族的長輩不光不會怪他擅作主張,還會給他記上一件大功。

沒想到事件反轉得如此徹底,實施暴力的人竟然是謝雲開。不光如此,在謝家的生意上,一向看不上謝呈的林琛竟然會賭上整個林家來幫謝呈。

顧逾明的計謀落了個空,自然不甘心。

謝呈往前走了一步,居高臨下地看著顧逾明:“這件事不會善了。”

顧逾明笑了一下:“那又怎麽樣,你就算把我打死了,像你這種心理不健全的人也不配跟林音在一起。”

他的話音還沒落,臉側挨了重重一拳,整個人踉蹌了一下,險些跌倒在身後的牆上。

顧逾明摸了摸唇邊的血跡,彎腰撿起被打在地上的眼鏡,用衣服擦了擦鏡片,重新戴上,臉上帶著笑:“你看看你,動不動對別人動拳頭,難保有一天這些拳頭就會落在林音身上,你覺得這樣的你有什麽資格跟她在一起。”

謝呈揉了揉線條淩厲的指關節:“老子的拳頭隻打畜生,心理也還算健康,還沒對無辜的人動過手。”

顧逾明笑了起來:“那又怎麽樣,你這種人配不上她那麽好的人,你不會連這點自知之明都沒有吧?”

謝呈:“關你屁事。”

顧逾明拿出手機,把之前關於謝呈事件的評論翻了出來,遞到謝呈眼前:“就算現在警方發了通告證明了你的清白又怎麽樣,你敢說自己一點暴力傾向都沒有?”

“林家那兩兄弟把林音看得比命還重,你覺得他們會放心把她嫁給你這樣的?”

“就算林音一時被你迷惑,她很快就會明白過來,我才是最適合她的人,她將來隻會跟我結婚。”

謝呈嘲諷地笑了一下:“跟你結婚,你說的是領證?”

說完從口袋裏掏出來一個紅色的小本本,在顧逾明眼前晃了晃:“睜大你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狗眼看看,這是什麽。”

昏暗的小巷燈光下,大紅的結婚證變成了暗紅,顧逾明不可置信:“不可能,你們是什麽時候領的證,一定是你強迫她的!”

說完伸手要去搶證件,被謝呈拿走,重新放進貼身的口袋裏:“別用你的髒手碰它。”

謝呈看著顧逾明:“說起來,我跟她能領證還得多謝你,要不是你卑鄙無恥地聯合他人對付林琛,她也不會這麽快就跟我領證。”

顧逾明氣得身體顫抖,他不甘心,不甘心一次又一次地輸給謝呈。

顧逾明壓低聲音:“你們上床了嗎,記不記得上次我跟你說的,她的左邊r頭下麵有顆痣,你看過了吧?”

謝呈抬起手,一拳頭又要打上去。

顧逾明心裏頓時明白了,他們領證了,卻沒上床。所謂的痣是他瞎編的,用來惡心謝呈,離間謝呈和林音的關係的。

倘若他們已經上床了,謝呈一定能看見,林音身上根本沒有那顆痣。當他出言挑釁,謝呈不可能不拆穿他。

顧逾明笑了笑,愈發有恃無恐:“領了證又怎麽樣,她第一個男人是我。女人不會輕易忘記自己的第一個男人,你來晚就是來晚了,不如早點退出。”

顧逾明的話音還沒落,另一側的臉上結結實實又挨了一拳,他不怒反笑:“你就算把我打死也沒用。”

“她渾身上下每一寸皮膚都被我摸過吻過了,”顧逾明的聲音低沉,帶著隱隱的興奮和勝利者的喜悅,“你聽過她在床上的聲音嗎,我這裏有錄像,你要是想看......”

謝呈拎著顧逾明的衣領,手背青筋暴起,狠狠把顧逾明往牆上一摜,一拳砸在他的肚子上。

不知多了多久,來公安局接謝呈的趙贏趕了過來,看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顧逾明,趕忙抱著謝呈的胳膊:“別打了,再打就死人了。”

謝呈一把甩開趙贏,腳踩在顧逾明的手腕上,骨頭斷裂的聲音響了起來,趙贏聽得頭皮發麻:“謝呈,住手!”

“你不覺得他這個套路有點眼熟嗎,他肯定是故意激怒你的,別著了他的道!”

謝呈怎麽會不知道這些,他控製不住,他想把顧逾明打死。

可他更恨他自己,都是因為他來晚了,是他沒保護好她,才讓她被顧逾明這種人渣糟蹋、欺負。

謝呈被趙贏拖走後,顧逾明躺在地板上,睜開眼睛,抬手擦掉唇邊的血跡,唇邊勾起一抹笑,拿起散落在地上的手機,撥了報警電話。

趙贏帶謝呈回家,一邊開車一邊扔給他一條毛巾:“擦擦,手,還有臉。”

“身上有傷嗎?”

在跟顧逾明打鬥的時候,謝呈身上也受了傷,他沒吭聲,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顧家現在的掌權人,顧逾明的父親,讓他來接顧逾明,警方那邊,什麽話該說什麽話不該說,讓他自己掂量著點。

說完掛了電話。

顧逾明挑釁他讓他動手打他的目的就是為了把他塑造成一個有暴力傾向的危險人格的人嗎,他要是沒猜錯,這會兒顧逾明已經報警了。

顧逾明已經瘋了,顧家的人都自私,不會願意用整個顧家陪著他一塊瘋。真跟謝呈對上了,兩方相撞,勝負五五開,甚至魚死網破。

趙贏開著車:“你不在的這幾天,公司不太穩,你那個大舅子幫了你不少,看來是準備接納你了,也也算是個好消息吧。”

“不可能,”謝呈看著窗外的夜色,“林琛一定是知道我幫過他,這次他幫我可不是因為接納,而是為了劃清界限,誰都不欠誰的。”

趙贏:“管他呢,又不是他嫁給你,是林音,隻要林音喜歡你不就行了嗎。”

謝呈重複著趙贏的話:“她喜歡我?”

趙贏:“當然了,人家要不是喜歡你,怎麽會從家裏偷跑出來,還在別人都唾罵你的時候搬進你家裏等你,肯定是喜歡。”

謝呈的聲音很低:“不可能。”

趙贏都無語了:“怎麽回事,以前人家不喜歡你的時候你非得說人家對你一見鍾情,說你倆愛得要死要活。現在人家真喜歡上你了,你又說不可能。”

“你比我那個難纏的前女友還作。”

謝呈沒說話,車子停在家門口。

整棟房子都開著燈,燈光從窗戶玻璃透出來,大門口的燈格外亮,將地麵青石板上的花紋都照得清清楚楚。

謝呈下車,把趙贏趕走了。站在大門邊,仰頭看著林音以前住著的那件臥室的窗戶,從口袋裏掏出來一根煙點著。

一根煙抽完,謝呈摁滅煙頭,推開大門走了進去。

林音坐在客廳沙發上,抬眸看著客廳大門,溫倩坐在一旁陪著她:“看時間謝呈早該到家了,怎麽還不來?”

林音看了看自己的手機,謝呈沒聯係過她。

大門外傳來聲音,緊接著是男人的腳步聲,客廳的門被從外麵打開。

林音起身,聲音高興道:“謝呈,你回來了?”

謝呈嗯了聲,身體背對著林音,微微低著頭。

跟顧逾明打架時他臉上受了點傷,手腕處也有傷痕,他不想讓她看見這些,不想讓她知道他跟顧逾明之間的衝突,怕對她造成傷害。

“我有點累,先上樓休息了。”謝呈說完,抬腳往二樓走去。

溫倩看不過去,大聲喊道:“謝呈,你什麽意思,音音這幾天一直在擔心你,飯都吃不下,你倒好,回到家裏連話都懶得說。”

她的話音還沒落謝呈已經打開自己的臥室門進去了。

溫倩氣得想上樓殺人:“這什麽人啊!”

說完拉著林音上二樓:“音音,咱不受這個氣。走,收拾東西,去我那住。讓他一個人待在這吧。”

林音站在謝呈的房間門口,看著緊閉的房間門,轉身跟溫倩回了臥室。

溫倩打開衣櫃,準備幫林音收拾行李,林音拉住溫倩的手:“我暫時不想搬走。”

不知道為什麽,她隻要一閉上眼睛就會想到七年半之年跟謝呈的初見。想起謝家老宅那間充滿血腥和暴力的小黑屋。

第二天溫倩就從謝呈家搬出去了,臨走時對林音千叮嚀萬囑咐,讓她千萬不要委屈自己,別太給狗男人臉麵,什麽時候想搬走她來接她。

林音輕輕點了下頭:“好。”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白月光訂婚之後。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60552-0-44.html

類似《白月光訂婚之後》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