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昭昭明月(雙重生) > 第102節

昭昭明月(雙重生)第102節

“那個人為什麽不能是靖王?”陸照凝視著她,問出了一直以來心中壓著的一個問題。

聞言,薑昭的動作停了下來,手指頭抓著他的袖子緊了緊,卻也沒有隱瞞,將曾經發生的一件事說出了口。

靖王從前有一瞬間是想要殺了她的,她很早之前就知道,沒有告訴任何人。

從她口中聽到了意想不到的答案,陸照低頭,薄唇輕輕吻了一下她的額頭,含著心疼與憐惜。

那個時候小郡主還是一個尚在稚齡的單純小姑娘,卻直麵了最深沉的惡意。

陸照吻上來的時候,薑昭的眼睫毛顫了顫,忽然就不想說話了。

閉上眼睛,她慢慢地睡著了。

這一日,薑昭很累很累了。

***

太子謀逆當場被靖王斬殺、靖王強逼陛下禪位、崔皇後有孕,無論哪一件拎出來都是令人心驚膽戰的大事,不少人慶幸親蠶禮的名單上沒有他們的名字。

回到京城的這一夜,很少有人能安眠。太子和高貴妃謀逆,背後勢必不可能隻有高氏一門支持,連根拔起的話,京城又要迎來一次腥風血雨。此外,同靖王一起的將領被關在大牢,陛下又該如何處置?是抄家還是滅族?

次日一大早,以嚴問為首的朝廷重臣在景安帝的麵前直言不諱地提出了這些疑問。親蠶禮他們雖然沒有去,但事情的首尾已經深熟於心,親蠶禮上發生的事情若不妥善處置,定會動搖朝綱。

“太子和高氏已死,著禮部選個日子,以庶人之身葬下。至於高家,教唆太子忤逆君父,私自交易鐵器豢養私兵,罪不容恕,三代以內盡斬,九族不得為官。”

“其餘凡依附太子者,一律以謀逆之罪論處,抄家流放,三代之內不得為官。”

麵對嚴問等人的詢問,景安帝沉吟了片刻冷聲開口,目光掃過底下的臣子,不出意外,他將這件事交給了簡知鴻去辦。

經曆了太子和靖王兩遭,景安帝更加信任玄冥司,其他臣子有各種各樣的理由站在他的對立麵。唯有玄冥司,至始至終都對他忠心耿耿。

景安帝不禁想,當初自己的決定是對的,讓盤奴任玄冥司的月使,他對玄冥司可高枕無憂。

“陛下,靖王以及那些跟隨他行事的將領您要如何處置?”嚴問毫不意外景安帝隻對高家下了狠手,去年和今年朝堂的變動太劇烈了,若再死一批人,很可能會動搖國基。

朝中的官員或多或少都要沾些見不得人的事情,純粹的剛直清廉之人壓根就不存在。

“靖王屢次立下軍功,在軍中威望頗高,陛下處置起來要再三權衡。臣私以為以功抵過最佳。”吏部尚書程立秉持著和自己門生陸照一樣的看法,都認為靖王眼下殺不得。

不過,這次陸照在公主府陪著懨懨難受的薑昭,並未上朝。

他沒有和程立通過氣,程立此時抱有和他一般無二的想法隻能說兩人的政見立場相似。

“臣附議。”其他的五部尚書也一同開口,這麽多人要是都抄家滅族,京中乃至天下都要淒風慘雨一段日子。

“朕何時說要殺了靖王?”景安帝居高臨下地睨了他們一眼,隨後深眸微闔,示意王大伴拿出了一道聖旨。

內監用渾厚響亮的聲音宣讀聖旨,殿中聽到這道聖旨內容的人都驚住了。

崔皇後如今正受帝寵且懷有身孕,靖王不會死是所有人的共識。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陛下非但沒有處置靖王,反而將甘州以北的一大片地方賜給了靖王作封地。

“……著靖王即刻去往封地,不得有任何一刻的遲緩……終身不得返京。欽此!”

甘州以北的地方不就是以窮苦寒冷為名的漠北嗎?

一些人心中斟酌,摸清了景安帝的用意,試探著詢問那些武將該如何處置。

“免去官職,流放漠北,和靖王一樣終身不得返京。”景安帝輕飄飄地開口,未提到這些人的家眷要如何處置。

但嚴問等人已經知曉這些人的家眷十有八九是要被留在京城作轄製的人質。天子已經饒了他們一命,且沒有禍及他們的家眷,這些人隻有感恩戴德的。

若他們敢生二心哪怕踏進京城一步,全天下都會指責他們乃狼心狗肺之人。

這一步棋,不得不說,景安帝將帝王心術運用到了極致。

“陛下聖明!”嚴問拜首,其餘人也暗中鬆了一口氣。

這樣的結果對所有人來說都算好事了。

***

薑昭躺在床上結結實實地睡了一覺,從陸照的口中得知了景安帝的旨意,她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無論如何,靖王能留有一命是好的。

她怎麽都是不想靖王去死的,哪怕靖王曾經想要殺了她。

“下午他就要離開京城啟程去漠北,要去見一見他嗎?”陸照輕聲問她,在這個時候妥善地考慮到了她的心情。

薑昭沒有沉默也沒有停頓,搖了搖頭,“不了,用不著了。”

她不想再見靖王了,哪怕知道這一麵很有可能是他們的最後一麵。那件事情說開後,他們之間就沒有半點情誼可言了。

不過,有一個人她還是問了陸照兩句。

“靖王妃也要跟著他一起去漠北嗎?”薑昭有些為宋令儀可惜,靖王的心裏沒有裝下任何的女子,她甚至不認為自己也在其中。

陸照知道她和靖王妃宋令儀的關係還不錯,早就派人去打聽,聞言點了下頭,“去漠北對她而言不是壞事。據聞宋家與靖王妃的關係不好,靖王妃現在的母親是繼室。”

“幫我送一份禮給他們吧,漠北那裏荒涼,肯定缺很多東西。”薑昭的心軟,含含糊糊地說了一句話。

陸照應下,摸了摸她的腦袋。

***

這日的天氣不好,下午到了靖王一幹人離京的時辰已經是陰雲密布。

看著即將有一場不小的春雨落下來。

可即便如此,玄冥司和宮裏的人在側,依然要靖王他們即刻離開京城,容不得一刻的遲疑。

時間倉促,靖王府的馬車隻有寥寥幾輛,因為隻有兩個主子,跟隨的奴仆也不多。輜重準備的倒是不少,還包括了長信宮飛速送來的東西,但靖王沒有收下。

他麵無表情地坐在馬上,被玄冥司的人牢牢地看管著,手上的鐐銬也不過剛剛去掉。

宋令儀沒有露麵,她坐在馬車裏,正讀著好友盧三娘著人送來的信件。

靖王雖未被處死,隻是被遣往封地,但京城中敢來送他們離京的人一個都沒有。盧三娘正在議親的關頭,宋令儀怕她惹來非議,倒是慶幸她沒有過來。

“時辰到了,殿下請。”簡知鴻不在,去處理高家那邊的遺留,玄冥司的一位副使送靖王出城,掐著時辰,一板一眼地開口。

靖王向來沉默寡言,聞言一句話沒說,朝著城門的方向策馬而去。然而城門口,卻有不止一人等著他。

羅將軍一臉忐忑又激動地看著他,而羅將軍的身旁是提早識破他給他重重一擊的那個人,陸明德。

靖王眯了眯眼睛,無論是高大的身材還是深刻的麵目都有景安帝的影子。

他看了羅將軍一眼後,晦暗的目光就定在了陸照的身上。

“靖王殿下,一路珍重。”陸照頂著他的目光,神色平常,話也沒有多說,朝他拱了拱手,將公主府準備的東西給他。

“是她?”靖王見此,終於說了今日的第一句話,聲音有些沙啞。

“當然,照與殿下往來隻有過節。”陸照輕描淡寫地開口,沒有否認,除了那次用藥的事上,他一直以來都很尊重薑昭的意見。

“好好待她。”靖王隻留下四個字,便策馬遠去。

高大的身影很快成了一個黑點,然後消失不見。

羅將軍看著那個方向一臉沮喪落寞,陸照卻顧不上安慰他,清冷銳利的目光放在了不遠處的一輛馬車上。

那輛馬車,在他們到城門口之前就一直停在那裏不動。

至於裏麵的人,他心裏莫名有了一個猜測,轉身低聲吩咐了陸十一句,陸照也翻身上了馬。

他還有另外一件事要做。

***

“娘子,人已經走了,我們也回去吧。夫人和老夫人正擔心您受到高家人的牽連呢。”馬車裏麵,婢女看著一臉病態憔悴的薑晴,心驚膽戰地開口。

這麽些時日以來,薑晴整個人變得越發古怪了,比起從前更加可怕。

婢女若不是從小服侍她,也不敢開這個口。

薑晴沒有理會她,眼珠子直勾勾地盯著車窗外麵的一處,整個人一動不動。

“娘子,您忘了,今日的藥您還沒有用呢。”見薑晴無動於衷,婢女咬咬牙,抬出了大夫。

府中所有人都知道薑晴自離開高家後身體不適需要服藥,但貼身婢女日夜服侍在薑晴的身邊,還知道薑晴近日來喝下的藥是用來安胎的……

下意識地摸了摸尚平坦的腹部,薑晴終於有了反應,讓人回去,她每日都要喝藥。

***

太子一派被快速地清算,靖王又在一日內離開了京城。過了兩三日,京城算是恢複了平靜。

陽光正好,春景明媚,到護城河邊踏青遊玩的人也多了起來。

這日,陸照帶著薑昭也出了公主府,連同薑曜和咿呀學語的小薑平一起。

時隔差不多一年再到護城河邊,陸照已經無需再遮遮掩掩,他光明正大地牽著小郡主的手,和她一起慢吞吞地在護城河邊走了一個來回。

往來的百姓驚豔於兩人的相貌風姿,無不駐足留觀。

也有行人眼尖認出了他們的身份,發出了一聲驚歎。

“兄長,那日我沒有看錯,一年前的端午節,他們就有了首尾!”九公主手指指著陸照和薑昭兩人的背影,對著洛王大呼小叫,一臉見了鬼的表情。

她父皇掛在嘴邊可人貼心的表姐,竟然早就做出了與人苟且的醜事!

“小九,注意你的姿態。”洛王嗬斥了妹妹一句,不以為意,“明月現在可是連身孕都有了,你驚訝什麽?”

就算是私相授受,那又怎麽樣?他們現在早由父皇賜婚,再者,明月和陸明德哪個又是能得罪的?

“等到她腹中的孩子生下來,父皇還不知道又要如何偏心眼呢?”九公主一臉不高興地嘀咕,轉過頭發現自己兄長晦暗的臉色,懊惱地住了嘴。

說到孩子,宮裏的那位才是大患,聽說父皇在親蠶禮那日直言若崔皇後腹中的孩子是位皇子,就要封他為太子……

“兄長,我們回去吧,護城河邊也沒有風景好看。”九公主學了一次好,催促洛王回去。

洛王嗯了一聲,率先邁開了腳步。同樣是皇子,誰又願意讓一個還未出生的孩子壓在頭上。

洛王理解靖王的所為,可今時今日靖王的下場又警惕他勿要輕舉妄動。想想去年的端午節,他與靖王都在,而如今,除了明月仍和陸明德在一起,一切都變了。

“咦?那是九公主和洛王吧?”不遠處,薑昭看到了兩人的背影,睜著水靈靈的大眼睛衝著陸照開口。

陸照看過去,淡淡嗯了一聲,“走吧,他們與我們無關。”

“還想去哪裏?我陪你去。”轉過頭來,他溫聲對薑昭說話,微微俯著身。

“陸表兄帶著我好了,我最想去的地方陸表兄猜一猜嘛。”薑昭轉了轉眼睛,賴在了陸照身上,她實則是走累了不想走了。

陸照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小心思,輕笑了一聲,往身後吩咐了一句,然後穩穩地抱著她到了公主府的馬車裏麵。

“剛好,有一個地方,我們去看看。”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昭昭明月(雙重生)。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60566-0-102.html

類似《昭昭明月(雙重生)》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