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大人他想硬飯軟吃 > 第135節

大人他想硬飯軟吃第135節

若是在魚船上加入機關暗箭投石呢?那是不是能建造出戰艦?梅久青這般想著,低頭在圖紙上添了一筆。

又是一年花燈節,這下陵城的百姓雖然換了又換,但是節日總是不變的。

商苑在原本的長樂樓上又加蓋了幾層, 現在長樂樓有七層, 是下陵城名副其實的最高樓閣,商溫帶著婉兒和孟汝杳要上街去參加花燈節, 惦記著悶在書房中的梅久青, 輕輕叩響書房門說道。

“梅前輩,今日便歇歇吧,我們一起去上街賞花燈吧。”

梅久青從圖紙上收回眼神, 抬起頭來, 露出一張十七歲的少年臉,但眸光深沉,不似旁人那般浮躁,古井無波的眸子帶著老成。

所有人都覺得東臨城神秘,那是因為東臨城中全是機關巧匠, 城門布滿了機關,旁人這才尋了百年都尋不到。

北魏帝誤以為東臨城有長生之法, 那是因為旁人是從新生走向衰老,而東臨城的人是從衰老走向新生。

·

下陵城的後山處,馮昭一人走在山路中,夜風將單薄的衣服吹得獵獵作響,但他的腳步沒有半點停頓,堅定不移地朝著山上走去。

比起下陵城的熱鬧,此處堪比荒涼。

但是馮昭看著麵前一個個墳堆,臉上卻露出一個笑容,那是看見家人故人的笑容,他將準備好的花燈拿了出來。

挨個放在墳頭上,將他們的願望寫在花燈上,一個個點燃。

虎兒想吃盛安城的龍須糖。

阿五來年想去上私塾。

張秀才想給街上的婉姑娘求親。

徐進財……

他看著麵前的墳堆,眼眶微微酸澀,或許除了他之外沒人會記得徐進,也沒人會記得這些人,他用手中的毛筆將徐進財的願望寫下來。

海晏河清,天下太平。

這天下會不會永遠太平馮昭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徐進財為此努力過了,拚上了自己這條命。

花燈一個個從荒無人煙的後山升了起來,和下陵城中緩慢升起的花燈不同,他們歸處不一樣。

若說一個花燈代表一個人,那這後山的花燈比起下陵城中的一點也不少。

馮昭做完這些之後,便抬步朝著山下走去,還未走下山,便看見沐浴在月華下上山的眾人,馮昭一愣,眼神在那些人臉上一一掃過。

“商姑娘,沈大人,溫公子,杳姑娘,你們……?”

沈安合抬頭看著馮昭,淺聲道。

“來陪陪朋友。”

——

這是梅久青第一次離開東臨城,也是他第一次參加花燈節,雖然已經活了幾十年了,但此刻站在人群中依舊有些手足無措。

他的視線落在那些拿著花燈笑得開懷的人群中,臉上也不自覺露出一個笑容。

明明這些花燈一點也不精巧,他們怎得這麽開心?

就在此時,耳邊響起女子的清脆聲:“公子,買個花燈吧!”

他轉過頭去便撞進了一雙璀璨星眸,不過是一個十幾歲的黃毛丫頭,但那雙眼睛亮得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樣。

就是這花燈做得著實不怎麽樣,他隨手拿起一個兔子燈仔細打量著,雖然樣子可愛,但是他敢保證,這盞花燈飛不了十米,就會被燭火燃了紙。

他這般想的,也是這般說的。

“你這花燈飛不了十米就會掉下來了。”

聞言,萱娘的眼皮往下耷了耷,杏眸頓時暗了下去:“可是我娘說寒宮上的仙子最喜歡兔子了,我若是能紮一百個兔子花燈送給仙子,仙子就會讓爹爹的病好起來。”

梅久青沒想到這兔子花燈意義非凡,見萱娘就要哭出來了,他連忙道:“你交給我,我一定能讓兔子花燈飛到寒宮上去。”

萱娘皺起的小臉上,頓時陰轉晴,綻放一個笑顏:“真的?!”

他輕輕點頭。

“明日你來商家找我就好。”

萱娘彎腰行了一個淑女禮,感激道:“謝謝公子。”

——

花燈節人們要聚集在最高處對著仙人許願,但是今年眾人卻在這後山最低窪處,聊了半夜的天。

天上的仙人能不能聽見他們不管,隻要自己能聽見就夠了。

今晚的長樂樓很熱鬧,但是商苑沒去,從後山回來之後便回了院子中,此刻眾人都出門了,整個院子中都靜悄悄的。

隻剩下漆黑的夜色和明亮的月光達成奇異的平衡。

房門合起來,他看著麵前的商苑,月光灑在商苑的臉上,襯得皮膚如瓷如玉,讓人忍不住想要碰一碰。

“阿姐。”

他輕喚了一句,眸色逐漸加深。

這些年來雖然已經成親了,但是沈安合還是一直叫她阿姐。

他將自己的臉頰貼了過去,隨後是鼻尖,最後才是唇角,他抱著商苑的身子,讓對方貼在自己身上。

屋內太黑了,什麽都看不清楚,隻能看見兩人的影子,唇角相碰間將月華吞噬湮沒。

手掌朝著商苑的腰間摸去,隻待長指一勾那腰間的結就會被解開,但就在此時黑暗中突然響起聲音,嚇得兩人皆是一顫。

“姑母,姑父……”

她抬起水光瀲灩的眸子朝著房中看去,就見婉兒從黑暗中走了出來,手上還牽著二歲的白翳。

“你們怎麽在這兒?”她已經盡量讓自己的語氣平靜下來了,但還是忍不住氣息微喘地問道。

婉兒好奇的眼睛在兩人身上掃了掃,隨後指著一旁的白翳說道:“我來找他的,白叔叔都急壞了。”

沈安合幾乎是從牙間裏擠出白林這兩個字的。

等到白林趕到的時候,就看見沈安合黑沉沉的臉色:“看好你的兒子。”

他連忙伸手將商婉和白翳從地上抱了起來就連忙離開了。

房間內再次剩下兩個人,但剛剛營造起來的氛圍早就消失不見了,沈安合將下巴放在商苑的肩膀上,伸手環抱著商苑。

耷拉著好看的眉眼,像是個受了委屈的狗狗。

“我一點都不喜歡孩子。”

狗狗不開心了怎麽辦?她伸手揉了揉沈安合的頭,踮起腳尖湊到沈安合的耳畔說:“遠寧山上的莊子我讓人收拾好了,明天我們就過去。”

“偷偷過去,不告訴他們。”

聞言,沈安合耷拉下去的眉眼,這才重新揚了揚。

——

此刻的盛安城,孟極現在已經長成了十歲出頭的少年,手上拿著花燈,那花燈上寫著國泰民安的話。

孟杲卿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視線,他的花燈上很簡單。

就是保佑杳兒身體康健,一生喜樂。

很自私,但他就是個自私的人。

蘇安並未離開,依舊留在宮中,等到花燈飄到天上看不見影了,孟杲卿便轉過頭去吩咐蘇安。

“把極殿下帶回去吧。”

蘇安連忙上前帶著孟極回勤政殿,孟極收回視線,對著孟杲卿規規矩矩行了一個禮之後便離開了。

“臣弟告退。”

在孟杲卿登基的第二日便將孟極封為了太子,孟極八歲的時候便已經在幫忙處理朝政了,現在朝政更是一大半都交給了孟極。

蘇安將孟極送去勤政殿之後,便又返回來了,遠遠地就看見了孟杲卿的背影,花燈已經飛走了,但是孟杲卿依舊站在原地不知離開。

看起來頗為孤單寂寥。

蘇安收回視線輕歎一口氣。

若無意外的話,孟杲卿本該是這個世界上最癡情的人,因為他的母妃就是這世上最癡情的人。

但是現在……

--------------------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大人他想硬飯軟吃。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60584-0-135.html

類似《大人他想硬飯軟吃》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