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灼身 > 第72節

灼身第72節

“……”

沉默了一陣,曲懿又說:“我本來還想在最後加上一句法語跟你告白的,後來又覺得這話還是當麵說給你一個人聽的好。”

溫北硯不動聲色地繃直了背。

曲懿鄭重其事地清了清嗓子,然後直視他眼睛,但由於過分緊張,排練過千萬遍的台詞異常卡殼,吐出的每個單詞幾乎都間隔了兩三秒,最後半句是完全忘了。

她扯出一個掩飾心虛的笑容,故作鎮定地壓平語調:“你先轉過身去。”

溫北硯沒動,眼睛直勾勾地盯住她,像要把她看穿,兩秒後捕捉到她眼底的一絲慌亂,唇角勾起幾不可察的弧度,“你忘——”

“汪什麽汪?”曲懿忙不迭打斷,摁住他雙肩硬掰,“趕緊轉過去。”

以防萬一,她事先在掌心準備好了音譯後的小抄,等他一轉身,飛快抬起手,掌心朝上,無聲地練習了幾遍,提醒他可以轉回來了。

五秒的沉默後,她深吸一口氣,繃著一張小臉,認真嚴肅地說:“je t'aime non seulemet,pour ce que tu es,mais pour ce que je suis,quand nous somme ensemble.”

(我愛你,不僅是因為你就是你,還因為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找到了自己)

她找了很多句適合告白的話,但都沒有比這句更貼合她的心情。

胸腔的鼓噪聲太響,以至於溫北硯沒辦法靜下心來思考她這句話的意思,將近十秒後,才成功解讀,一時半會不知道該說些什麽,隻能盯著她眼睛看,發現她的瞳仁映了點星光,出奇的漂亮。

他一言不發,曲懿有點摸不準他的態度,組織措辭的空檔,瞥見地上兩道密不可分的身影,連忙鬆開他的手,掏出手機,點開攝像功能,將這一幕記錄下。

“曲懿。”溫北硯叫她。

她收回手機,抬頭看他。

他低沉的嗓音響起,是給她的回應:“ce que j'aime,ce que je désire,c'est ce que tu es.”

“什麽意思?”她這半吊子都算不上的水平完全沒聽懂。

他說:“愛之所向,欲之所向,你的模樣。”

琥珀色的瞳仁墜著光,牢牢鎖住她,她心髒都快跳了出來。

-

那天晚上,曲懿夢見了十六歲的盛夏,檸檬掛了一樹,清冽酸澀的氣味縈繞鼻尖,不知是誰應景地播放著fool's garden的《lemon tree》。

她笑著拖長了音,喊他:“北硯哥哥。”

他麵無表情地看著她,紅暈悄無聲息地爬上耳廓,不言不語。

不用她使壞心思,拿起水管往他身上滋,太陽雨傾斜而下,兩個人誰也沒能幸免,劈頭蓋臉地被澆成落湯雞,薄薄的衣衫勾勒出兩截清晰的身體線條,一個冷硬,一個柔美。

這場雨來得突然,結束得也突然,和對視的目光一樣,不到兩秒的工夫,劈裏啪啦地炸出火星,燒得他們麵紅耳熱。

她幻想著要是那會的風再大些就好了,最好能吹滅他們掛在眼角眉梢處年輕又露骨的欲念。

潮紅的眼睛訴說著什麽,卷得心裏的燥熱有增無減。

“你要不要和我接吻?”她問。

不是想不想,而是要不要,本能的欲望和付諸於實踐的勇氣永遠不能相提並論。

張揚的年紀,情愫的釋放來得更加狂熱強烈。

他湊近,低下頭,她感覺自己的嘴唇都快被他親到發麻,但她絲毫不討厭這種觸碰。

他的唇也是檸檬味的,苦而澀。

這一吻持續了很久,她睜開眼睛,視線穿過他瘦削的肩頭,瞥見窗外碧藍色的天。

繁茂的枝葉被風吹亂招搖的節奏,透過四方玻璃,在棕紅色的木桌上落下斑駁搖晃的碎影,玻璃罐裏的紅尾金魚懶倦地擺弄著纖薄的魚鰭。

一切生機盎然。

——他們的十六歲有了另一種可能。

作者有話說:

1.法語網上找的

2.正文完結,番外過幾天更(可以留言想看什麽,我構思一下)

3.下本開《神明載酒與你》or《半生風月》,感興趣的話可以先收藏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灼身。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60601-0-72.html

類似《灼身》的精彩小說